铜中校友 著名经济学家段开龄
2015-12-28 22:05:09   来源:铜仁一中   评论:0

著名经济学家段开龄

 
        段开龄先生是段祺瑞之孙,1925年9月9日生于安徽合肥。抗战期间,曾就读于国立三中(现贵州省铜仁第一中学)。他于1948年毕业于上海交通大学,1949年赴美留学,先后获美国宾夕法尼亚大学工商管理硕士学位(MBA)、纽约社会研究新学院哲学博士学位。现为美国天普大学终身荣誉教授。段先生于1960年初创办了“风险管理”学科,10年后又首倡“宏观保险学”,被国际上公认为现代保险学的拓展人之一。1997年11月,中国国家主席江泽民访问美国,会见了段开龄并亲切地称他为“保险先生”。从1979年到现在的20余年,段开龄教授穿梭往返于祖国大陆和北美之间,架起了一座又一座交流和合作的桥梁:参与创立了郑州黄河大学;应邀出席北京国际经济管理学术研讨会。2000年中国ZF鉴于其“对中国建设事业的热情支持和在友好合作中所作出的贡献”,授予段开龄先生和其他40名外籍专家中国ZF颁发的最高荣誉的“友谊奖章”和奖状等。
 
早年求学、教学经历
 
     1894年初,段先生离沪经香港转入美国费城,进入宾夕法尼亚大学华通财商研究所研习保险学,后深造于纽约市社会研究新学院专研社会经济学,获经济学博士学位。段先生毕业后在美从事管理及保险教育。他对于学术研究的最大贡献是于1960-1961年度首创“风险管理”学科,这项学科已被公认为美国各大学管理教育的重要课程。他还于70年代首倡了“总体保险学”,在华人保险领域掀起了一股股“段保险旋风”。由于他在保险教育方面取得了杰出成就,段博士曾先后应邀担任英国伦敦市立大学、日本明治大学、台湾国立交通大学、香港中文大学等高校访问或客座教授,并曾受联合国设在马尼拉市的亚太保险学院邀请教学多次。“什么时候能够回到阔别30余年的祖国”,段先生提起中国仍是魂牵梦萦,“少小离家老大回,乡音未改鬓毛衰,”“问君归期有何图,遍然保险献残烛”。1979年中美关系正常化,段先生满载他的学识、他的抱负登上回归的路程。
 
在中国播散精算种子
 
  20世纪90年代最初的一两年内,敏感的人们注意到,我国在国际舞台上的活动并没有像今天这样引人注目。许多国际性的学术交流组织也都有意无意地推迟了访华日程,人们在徘徊、在观望,然而正是在这个时候,美籍华人段开龄先生又一次远渡重洋,风尘仆仆地从美国费城赶到太平洋西岸——他的故乡中国,为推动中国刚刚起步的保险业现代化,尽自己的赤子之情。
  保险业在中国百余年的开展和发展只是“东施效颦”,症结在于保险经营者没有了解到“精算学”对于保险经营的重要性。
  段先生一踏上故乡的土地,就开始不遗余力地积极推进风险管理运动和现代保险教育,或许是想到自己最美好的年华没有在自己生养的土地发挥才干的缘故罢,段先生在中国推进保险教育的迫切心情比我国国内的教育者还要迫切。在综观中国保险业发展的现状后,他一针见血地指出,中国保险业经营没有建立在科学的基础上,中国保险业人才匮乏的程度极其严重。这两句不很中听但切中要害的话,给当时对保险还不甚了解的经营者们敲响了警钟!
“引进精算意识”和“培养保险人才”立即成为段先生归国后做的两件大事。这两件事本身就是相辅相成的。
可是没有现成的路可走,培养人才谈何容易?为了培养精算人才,段先生首先想到的一种办法——正如人们都可以  想到的那样——着手为中国的大学培养师资。他先后协助了上海财经大学及其他院校的一些年轻教师赴美进修,研习现代管理及保险知识,但他们的人数毕竟太有限了,即使学成回国,也难以形成气候。
  基于对国内实际情况的透视,又吸收在河南开创“黄河大学”的经验,一个崭新的念头在段先生的脑海中闪现,谁知就是这一个闪念,竟成了一项后来在世界上颇有影响的“教学模式”——南开模式的萌芽。
  1985年6月,段先生开始与国内各大学接触,建议设立精算学课程,同时也在美国争取北美精算学会的支援与合作。直到1987年11月,天津南开大学和北美精算学会签订了合作协议,即:在南开创设“精算学研究教程”,从而揭开了“南开模式”的序幕。或许普通的教育工作者会这样问:这种大学与学会的教育与合作是怎样进行的呢?谜底一旦揭开,答案再简单不过,只是最初,一般的人没有谁想到能这样做罢了。
   “南开模式”首届精算班1988年年 9月1日开学,招收了15名研究生,并为其他学校代培师资,由北美精算学会选派美国及加拿大大学教授前往天津南开大学授课,而课程的设置,以段先生执教的天普大学精算学硕士教程为依据。
  事实最有说服力。南开教学实践的结果证明了段先生的辛勤劳动结成了丰硕的果实。由于他的直接参与和努力,我国终于在1994年1至7月产生了9名国际认可的精算师,从而结束了百余年来中国没有精算师的历史。1991年6月南开大学为我国第一届精算学硕士毕业生举行了隆重的毕业典礼,并同时宣布“国际保险研究所”成立,段先生亲自担任所长,从此他有了南开大学这个教学实践基地,他对于中国的现代保险教育信心也更加充足了。由于在中国的有效实践,北美精算学会将在俄国、墨西哥等地将“南开模式”作出更为有益的推进,从而在世界范围内培训保险精算人才。
  段先生没有沉醉于成功的喜悦中,他认为这仅仅是计划中的一部分,因为中国保险业经营和管理的范围十分庞大,要做的事情实在是太多了。他通过与加拿大宏利人寿保险公司的联络并取得了该公司的资助,于1992年春在南开设立了我国第一个精算学会考试中心,他还积极着手推进中国精算师联谊会的成立,从而为精算同行之间交流学术、技能和信息架起了一座桥梁。
  由于“南开模式”的影响,我国精算教育已由南到北、由东到西,呈遍地开花之势,复旦大学、中国人民大学、上海财经大学、湖南财经学院、中央财政金融学院、西南财经大学等院校亦相继在本科教育中引进了精算学课程,填补了百年以来我国高等教育的一个空白。但人们忘不了保险精算教育的始作俑者——段开龄先生。
  罗雨正是“南开模式”下的幸运者与成功者,他是我国第一位获得北美精算师资格(SOA)的中国学者,被北美精算学会授予“北美精算学会中国大使”的称号。1995年万乌德罗·米里曼国际精算咨询网络和国际精算师联合会将“希德尼·本杰明纪念奖”授予罗雨,使他成为世界上第二位获此殊荣的学者。罗雨提起他的导师段开龄先生,钦佩之情溢于言表。
  “南开模式”下的毕业生多投身于我国国内几家主要的保险公司,并成为该公司的骨干力量。这不禁令人感慨,有朝一日段先生的学生必将呈“桃李满保险界”的趋势。
 
发挥余热
      
  2015年年,段先生将迎来了他的第九十个生日。中国精算师协会委派李秀芳老师前往慰问。段先生一面尽享天颐之年,一面在推动中美文化、科学技术交流方面发挥余热。
  随着精算学的成功和普遍发展,南开大学在国际资助与合作下,又首创了一个“风险及保险管理研究学科”,仍敦请段先生主持其事,一个个具有现代知识的高级保险经理人员将从南开大学培养而出。“人是生产力最活跃的因素”,段先生的见识与我国主要领导人对生产力的见解不约而同。在与我国主要的保险公司——中国人民保险公司的多次接触中,段先生总是反复指出,“人保要从一般教育与专业性保险教育着手,有效地提高从业队伍人员的素质,才能增强战斗力,提高竞争力能”。他不仅在言语上重视保险教育,更从行动上付诸实施。
  三十余年来,段先生频频飞越太平洋,以南开大学为据点,为我国推展现代保险、精算学以及风险管理教育不遗余力。1994年,他又成为中国旅美精算师联谊会导师,从而更加热心于中美之间的友谊与交流。美国费城与我国天津市缔结为“友好城市”,段先生是重要的“媒人”之一,而1993年美中总商会在美成立,亦敦聘段博士担任董事会董事。七十岁高龄的他,仍日益为国际间的社会公益事业尽自己全身心的热力。
  如今,段博士作为美国费城天普大学的终身荣誉教授,躬耕于美东樱花山庄,下放于田野之间,但他仍然念念不忘中国大陆的保险教育。或许他并没有做出什么惊天动地的壮举,但在我国保险的高等教育界、学术界,他永远是一位令人尊敬的长者。
   

 

相关热词搜索:知名校友 经济学家 段开龄

上一篇:铜中三院士之 自动控制学家冯纯伯
下一篇:铜中校友:吴如蒿少将

分享到: 收藏